长沙沐足按摩信息|与游戏有染的女优
首頁 新聞動態 改革評論 研究成果 培訓咨詢 政策法規 案例分析 關于我們
研究成果 
——浙江省江山市法院破產審判工作機制調查

    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把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擺在貫徹新發展理念、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這一重要部署的首位。去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今年經濟工作作了安排部署,其中要求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重點在“破”“立”“降”上下功夫,以處置“僵尸企業”為重要抓手,大力破除無形企業、無效供給,推動化解過剩產能。

    “用足用好破產法這一‘僵尸企業’處置的根本法,讓人民法院成為‘生病企業的醫院’,達成企業救濟之目的。”浙江省江山市人民法院院長崔正華向記者介紹,自2014年年底被列為全國企業破產審理方式改革試點法院以來,該院主動適應經濟發展新常態,充分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推進破產審判專業化、促進管理人隊伍職業化、保障府院聯動常態化,創新破產審判工作機制,有效推進“僵尸企業”司法處置,支持保障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進一步深化,加快經濟轉型升級,受到黨委政府的充分肯定和相關債權人的由衷點贊。

    受理破產案件47件,審結41件,促成23家企業重新煥發生機,18家企業有序退出市場,累計盤活土地1249畝、廠房建筑面積109萬平方米、存量資產32億元,化解銀行不良資產15億元,妥善安置職工1800余人,新增產值20.55億元,新增利稅5314萬元……這是該院近三年來交出的破產審判“成績單”。

    構建府院聯動機制,不再“單打獨斗”

    2017年5月19日,江山市人民政府副市長楊君和江山法院副院長徐根才共同主持召開萬商集團破產重整府院聯席推進會,破產管理人以及招商、商務、地稅、國稅、經信、行政服務中心等職能部門負責人參會。

    會上,各職能部門明確了任務分工,全力配合支持破產重整計劃的實施。此外,經法院和管理人協調,戰略投資人自愿墊付資金用于清償勞動債權。當月月底,472名勞動者全額受償了507萬余元工資款。

    “破產問題是社會問題,破產工作是社會性工作,一個企業陷入困境,誘發原因是多種多樣的,這就決定了破產不僅是司法程序要解決的問題,必然要涉及到政府、社會的問題。”徐根才從事破產審判工作近十年,出版過《破產法實踐指南》個人專著,對破產審判理論和實踐有著深刻而獨到的見解。他一直認為,破產審判不能法院“單打獨斗”,而要積極尋求黨委政府和社會各方面的支持。

    ——2009年的“江紡公司”破產清算案,江山市政府抽調政府辦副主任及相關部門人員共22人組成的“維穩破產協調小組”,配合協助破產工作。每有重大的破產案件,由市政府牽頭,一案成立一個協調工作小組,在信訪維穩、招商引資、政策和資源方面協助、支持和配合法院開展破產審判工作。

    ——2014年,江山市政府專門成立了由常務副市長掛帥、分管金融工作副市長任常務副組長,相關部門人員組成的“工業企業破產協調工作領導小組”,建立了常態化破產工作協調機制。

    ——2016年3月25日,江山市政府與江山法院聯合出臺《關于“府院聯動”加快處置“僵尸企業”助推經濟轉型升級的意見》,聯合構建社會分工聯動、企業風險監測預警、困難企業差異化處置、主辦銀行會商幫扶、企業破產工作保障、惡意逃廢債行為的聯合懲戒等六大機制,同時按工業、商貿流通業、建筑房地產業分別成立破產工作協調領導小組,負責“僵尸企業”甄別、破產財產處置、存量資源招商、信訪維穩等工作,配合和保障法院破產審判有序開展、穩妥推進。

    ——2016年6月,江山法院與江山市財政局聯合出臺《破產費用專項基金管理和使用辦法》,確定建立由市政府財政撥款和市法院按比例從有產可破的破產案件管理人報酬中約定提取資金組成的專項基金,用于債務人無財產支付破產費用的破產清算案件所必需的破產費用及管理人報酬等。同月,首期100萬元破產費用專項基金撥付到位。

    ——此外,江山市編辦額外增加4名編外用工編制,以解決破產審判輔助人員短缺問題。

    處置“僵尸企業”,司法要有大作為,政府絕不能缺位。通過幾年的努力,在江山,法院與政府在破產審判中的各自定位基本明晰:法院是破產程序的主導者,政府是破產事件的協調者和風險處置的組織者。“院府聯動”破產審判工作機制的良性運行,不僅推動了破產審判工作,也一攬子解決了職工安置、信訪維穩、資產處置等一系列破產衍生問題。

    探索案件簡易審,加快“破繭重生”

    破產案件審理時間過長是債權人申請破產積極性不高的重要原因,同時,各方利益交集,特別是融資難等問題導致中小企業深度介入民間借貸,部分關聯企業存在著企業互保、聯保等情形,容易導致資金鏈斷裂后的“多米諾骨牌”效應。 因此,一旦企業破產,極易引發互保企業恐慌、職工信訪等,而且一個破產案件會衍生不少其他訴訟案件,這就要求破產案件“當簡則簡、能快就快”,促使各方利益盡早“塵埃落定”。

    為此,江山法院制定出臺了《破產案件簡易審操作規程》,創新財產清理、核查、評估、拍賣方式,最大限度壓縮、合并債權確認和資產處置等破產環節,減輕破產案件債權人和其他利害關系人的經濟負擔,降低司法成本,有效提高審判效率。

    江山市金山虎電工器材有限公司(簡稱金山虎公司)原為該市生產漆包線的三大龍頭企業之一,其關聯企業三星實業公司、旺順商貿公司則為其提供配套生產和服務,后因資金鏈斷裂,企業停產、員工下崗,不得不申請破產。江山法院初步核查發現,負債總額達4.2億多元,其中金融債權3.77億元,共涉及全市12家銀行,為其提供直接擔保的企業有7家,涉外圍擔保的企業達40多家,其中不乏本地龍頭企業。

    金山虎公司破產后,會不會引發連鎖反應,牽連其他企業破產倒閉,尤其是幾家龍頭企業?涉及銀行較多,會不會影響本地金融環境?當時,這兩大問題是政府最大的擔憂,處理稍有不慎,都將直接影響江山未來經濟增長。

    面對錯綜復雜的局勢,當地及時府院聯動:法院方面由徐根才擔任審判長,抽調精干力量組成合議庭;市政府方面則成立常務副市長擔任組長的破產協調工作組,全力支持配合法院破產工作。

    “處理企業破產案件一定要快,一方面,可以盡快恢復本地金融單位支持實體經濟的信心;另一方面,迅速割斷擔保鏈條,通過貸款平移、核銷等方式,妥善處理巨額債款。最為重要的是,穩定破產企業現有員工,并快速尋找到新的合適的戰略投資人,讓企業盡快恢復生產。”徐根才向記者介紹,因三家公司在組織機構、業務、資金、資產等方面高度混同,且存在相互擔保、互負債務等情況,該院及時裁定對三家關聯公司按照實質合并原則進行清算。

    考慮到金山虎公司已經停產,為避免機器設備、商業渠道和產業工人等有效生產要素的流失,法院決定適用破產案件簡易審模式。同時,債權申報、資產評估、招商引資等工作同步開展,為下一步及時拍賣,引進戰略投資者,安置工人、恢復生產騰出了時間,縮短了破產工作進程。

    “我們指導管理人及時制定破產變價方案,在第一次債權人會議上提交就一次性獲高票通過。”參與案件審理的該院民一庭庭長余小成回憶,法院積極與政府部門招商對接,通過媒介、上門接觸招商并舉,鼓勵戰略投資者參與競拍,通過兩次公開拍賣成功地找到了新的投資者,“從破產受理到資產分配、買受人接盤生產僅用了不到4個月的時間,實現了高效快捷審理。”

    買受人8月底接盤后注冊了浙江金山虎電工科技有限公司,總共注入資金1.1億元,上馬了兩套新的生產設備,原有工人80%得到安置,原有的商業渠道得以保留,到當年年底銷售總額達1億元,破產企業脫胎換骨,重現生機。

    江山法院審判管理辦公室主任姜濤向記者介紹,為化解執行難與破產難的雙向壓力,該院還積極探索完善執破銜接機制,制定出臺了《執破結合操作規則》,加強執行部門與審理部門的信息通報共享,吸納導入執行程序中已經完成的債權、債務及資產核查,債務人財產的評估、拍賣等成果,探索破產程序對執行程序的并軌同步運行機制,2017年審結執轉破案件11件,實體執結案件547件,標的額1.4億余元,為破解“僵尸企業”市場出清“瓶頸”鋪設了“快速出路”。

    優化破產財產處置,抓牢“牛鼻子”

    破產資產有效處置是破產審判的核心環節,如何在破產資產變價最大化的前提下選擇最優的新投資主體,是盤活利用好優質資產、促進資源優化配置的關鍵,是破產審判的“牛鼻子”。

    江山市安泰房地產有限公司(簡稱安泰公司)是一家以房地產開發經營為主的家族式公司,注冊資金1億元。因停止向社會融資支付利息、工程停工,引發購房戶及債權人的多方上訪,江山法院根據債權人的申請及時對該公司破產清算立案。

    破產管理人審查發現,該公司賬上余額僅有1100余元,債務卻高達3.5億余元。原定三個月后交房的3幢78套住宅后續工程未完工,原工地面積1萬多平方米,深度達9米多的深基坑,長期裸露,已有一處塌陷,信訪、安全隱患十分嚴峻。

    江山法院指導管理人通過創新貸款的方式,取得資金用于78套商品房的后續建設,順利交付了房屋;指導管理人通過催收、向法院提起撤銷、無效等訴訟方式,追回財產并變價達到近4000萬元;同時地塊項目以2.3億元的價格成功拍賣,超出了債權人1.9億元的期望值。

    “最終,債權分配清償率高達61%,大大超出了債權人的預期。”破產管理人認為,該案最關鍵在于抓住了破產財產處置的“牛鼻子”。

    除了安泰公司的創新“管理人貸款”方式,江山法院還探索“銀團平移式貸款”“出售式重整”,延伸管理人“手臂”,創新債務人“內生力”重整;積極引入第三方投資者“外生力”重整;采用“留桿疏枝”瘦身重整等方式優化資源配置,保障破產企業的有效資產和營運價值。

    在破產財產變價上,江山法院堅持走市場化之路,指導、監督管理人對破產資產分類清點,擬訂既能為債權人接受也公平保護債務人利益的合理變價方案,確保破產財產價值最大化的同時,更符合社會目的。

    “招商引資不僅是政府的日常工作,破產審判工作也能達到殊途同歸的效果。破產企業資產的變價就是一種尋找商機的過程,破產也就是一條招商之路,破產資產變價實現之時就是新企業落地之日。”徐根才給記者打了一個形象生動的比方。他介紹,這些具體體現在招商與破產資產處置的無縫對接,同步推進,比如擬定破產企業變價方案時,充分吸收政府招商平臺搜集的相關信息,完善財產變價方案,再經法院、政府、管理人三方可行性論證。對有意向者鼓勵上門實地考察、聽取意見,進一步完善變價方案。

    據記者了解,江山法院還積極探索效率與價值并行機制,靈活采取“線上+線下”拍賣并行、折價抵償等方式推進破產財產市場化處置,探索建立“當事人自治、管理人履職、法院依法監督”的破產財產網上拍賣模式,有效實現了破產財產處置的高效性和財產價值的最大化。

上一篇:2018年政府工作報告:國企改革怎么走?    下一篇:周放生:“共享制股改”是推進混改的抓手
專家顧問
彭建國
國務院國資委研究中心副主任,國務院國資委中央企業智庫聯盟副理事長兼秘書長。
郝東升
曾任某央企直屬子公司常務副總兼總法律顧問等職務,第一批央企“三供一業”分離移交試
袁敬華
中集研“廠辦大集體改革專家小組”組長,北京產學聯合企業管理中心主任。
駱志生
國企改革實戰專家,著名律師,亞洲最大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北京產學聯合企業管理中心首
蘇海南
權威勞資專家,中國勞動學會副會長兼薪酬專業委員會會長,歷任勞動部(人社部)計劃工
研究成果
破解東北國企混改障礙的戰略選擇
產學聯合文庫:國有企業產權無償劃轉
經驗介紹:某集團公司家屬區“三供一
某國有集團公司“三供一業”分離移交
天津港:關于優化完善集團公司法人治
國企改革重點不在去杠桿 要將國企推
2018年政府工作報告:國企改革怎
資料下載
國企改革1+N文件
職工家屬區物業分離移交正式協議(范
廠辦大集體改革部分政策文件
中國集體經濟和集體企業概述
辰安科技:第一期員工持股計劃(草案
國有企業改革路線圖

版權所有:中國混合所有制與國企改革研究網

咨詢電話:(010)6570784165705829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1204

 

长沙沐足按摩信息 牛牛游戏哪个好玩 福彩快3计划软件手机版 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现金龙虎平台 3期计划防止连挂倍投法 聚宝盆计划安卓手机端 wnba篮球直播平台 广东十一选五计划软件手机版 七星彩前4个规律 排列三组选技巧 几万块钱能做什么生意 时时彩怎么看大小 三分彩计划软件 pk106码怎么倍投 大小单双玩法规则 彩神8快3